返回顶部 关注微博
欢迎光临国之画!PC电脑站|手机/微信站|书画网址导航180-1049-4229,010-56947709guozhihua@lightinit.com

    我的购物车:0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艺术资讯 > 新闻动态 > 我们熟悉的月份牌里有着他的影子:一个世纪以后,穆夏风格还在影响世界
我们熟悉的月份牌里有着他的影子:一个世纪以后,穆夏风格还在影响世界

  最近,“穆夏与新艺术运动”特展登陆广东省博物馆,令一众艺术爱好者肾上腺素加速分泌。204件(套)展品均为首次在中国内地展出。今年5月,展览还将到访南京博物院。

  很多人不曾听闻“穆夏”这个名字,当看到穆夏的绘画时,却莫名感到亲切,只因,你我熟悉的漫画里有着他的影子。事实上,穆夏瑰丽的绘画风格可谓影响了一个时代的创作,于动漫界不容忽视以外,还引领着全球的海报艺术风潮,其中就包括我国风靡一时的月份牌招贴画。

  阿尔丰斯·穆夏,被冠以一连串响当当的称谓,“捷克国宝级画家”“新艺术运动巨匠”“动漫艺术的殿堂级启蒙者”……他所涉及的艺术领域涵盖油画、招贴画、雕塑、插画、建筑、首饰设计、室内设计和彩色玻璃画等等。

  是时候让我们从头认识穆夏了。

  ——编者

  招贴画《吉斯蒙达》使穆夏一举成名,它的创作故事带有点“命运”的色彩

  无论相信与否,这世界上总有些人,天生会成为艺术家。不是他主动选择,而是许多微小的决定和偏轨的意外,最终使他成为了“艺术家”。捷克新艺术运动的代表画家和装饰艺术家阿尔丰斯·穆夏就是如此。

  穆夏(1860–1939)出生于摩拉为亚地区小镇的艾本席茨小城(现为捷克共和国境内)中一个虔诚的宗教家庭,父亲是法庭的法警。他童年时是布尔诺圣彼得罗马天主教堂唱诗班的成员。原本他或许可以走向音乐而非绘画,至少在他的声音破裂之前。后来因沉迷绘画,他以教堂唱诗班微薄的报酬,来购买画具。在完成高中学业后,穆夏决心要成为一个画家。辗转到布拉格、维也纳以后,1882年他接受了库恩伯爵的资助,而后进入慕尼黑艺术学院学习,1887年又离开慕尼黑,来到19世纪的梦幻之都——巴黎。

  19世纪的巴黎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呢?那时的巴黎,不仅是孕育了库尔贝、马奈、雷诺阿等艺术家的法国艺术之都,它还是世界的艺术之都。所有成名的和未成名的,出身于学院的和未受过正式训练的,只要是对艺术有憧憬的人都期望能到巴黎看一看。他们在拱廊街道游荡,聚集在转角的咖啡厅里讨论,孕育出一个个新的艺术观点,组成不同的流派,试验不同的技法,只为能在巴黎有一席之地。巴黎,是他们梦开始或幻灭的地方。

  1889年底,库恩伯爵停止了对穆夏的资助。但是穆夏仍然选择留在巴黎。1894年,穆夏受莎拉·伯恩哈德的委托创作了《吉斯蒙达》——那幅使穆夏一举成名的招贴画。它的创作故事带有点“命运”的色彩。有说穆夏与莎拉早已相遇——穆夏曾在剧院中看过莎拉的表演,莎拉也曾在自己的交际圈中听过穆夏的名字;有说1894年圣诞夜那天,穆夏在印刷厂中加班,他接到来自莎拉的电话,莎拉急需一个设计师为她的新作创作一张招贴画,而恰好印刷厂中的设计师都放假。穆夏自告奋勇地给莎拉看了自己所画的草图,并承诺在两周之内绘制好。

  关于这幅作品,或许可以追溯到更远。1893年,莎拉在完成了为期两年的世界巡演以后开始接手巴黎文艺复兴剧院,她除了是炙手可热的女演员以外,还是剧院的艺术总监,管理着剧院的各个方面,从财务到灯光,从布景到服装,还要出演剧场的数场演出。可以说,莎拉在剧场事务上有着绝对的选择权。因为我们都早已知道故事的结果——穆夏的《吉斯蒙达》红遍巴黎,他的招贴画随着莎拉的巡演,甚至影响了美国的招贴画风格,所以,常常都忽略了莎拉在这个故事中扮演的无可替代的角色。

  随着《吉斯蒙达》的一举成名,穆夏和莎拉签下了六年的合同,内容包括为她设计招贴画、门票以至舞台布景、珠宝和戏装。同时,还与印刷商“香槟”签署了商业和装饰海报的独家合同。随着定单的不断增多,在巴黎整整浮沉了七年后,穆夏终于在34岁的时候获得了成功。

  1899年,莎拉主演了莎士比亚的《哈姆雷特》中的主要男性角色,淹死的奥菲莉亚躺在哈姆雷特的脚下,用鲜花装饰。《哈姆雷特》是穆夏为莎拉制作的最后一张海报。1900年,穆夏与莎拉的合同到期,此后,他们仍然保持着联系。

  优雅的线条和单色块的结合,强调作品中的装饰花纹与效果,成了“新艺术运动”的一股风潮

  穆夏最为人熟知的一个头衔是“新艺术运动的领军人物”,他也创造了独特的“穆夏风格”。在穆夏生活的“新艺术运动”时期,艺术家厌倦了古典风格,又不愿意被工业化制造所挟持,因此,他们从自然中学习,大量采用植物和动物纹样,多采用曲线而非直线。同时,当时的英国、法国甚至说是整个欧洲,都正在受到东方艺术的猛烈冲击。年轻的画家或多或少都被日本浮世绘的平涂手法、装饰效果和强烈的色彩对比所吸引。除了画面效果以外,印刷也是考虑因素。穆夏的作品大多需要不断复制,例如招贴画、包装,因此采用石板印刷是最快捷的方式。利用大片的色彩,靠线条来对形体进行塑造使画稿变得易于修改、调整,大大减少了创作时长。

  1897年,穆夏在巴黎举办了人生中的第一个个展,以莎拉的信作为展览的前言。近450幅作品在展览中展出,并在欧洲多个城市巡展。这次展览是穆夏艺术生涯中的巅峰时期,为穆夏带来名望,也让穆夏成为了新艺术运动的领军人物。优雅的线条和单色块的结合、强调作品中的装饰花纹与效果,这成了“新艺术运动”的一股风潮。在这样的趋势下,穆夏逐渐形成了自己特有的表现形式,例如画面中的曲线纹样、卷草花纹等,也就是后人所称的“穆夏风格”。在穆夏的笔下,植物、花卉都不再是简单的装饰,它们可以随意演变成围绕着人物的服饰、花环,使得画面充满动感和和谐之美。

  穆夏的《吉斯蒙达》,从一开始就预示着他不是谁的跟随者,而是以等同于“当时最好的艺术家”自立。穆夏选择了与其他招贴画相比更加窄长的形状,并且使用了非常苍白的颜色——白色,米色,淡红色,暗紫色,红色和绿色,装饰有金色和银色。实际观看《吉斯蒙达》时,会发现它比许多印刷品和网络图片都要淡雅得多。在1896年制作了他的第一套装饰组画《四季》。他在后面的作品中也延续了《四季》的特色。他以一些成功的组画为基础,通过变体、发展,创作了《四花》(1898)和《一日时序》(1899)。

  《美少女战士》《魔卡少女樱》等耳熟能详的日本漫画,在画风和线条应用上都参考了穆夏的作品

  纵观穆夏这一时期的画作,大家便能理解为什么他的艺术为何如此受欢迎。他作品中的风格非常随和,一方面遵守了家乡的传统,另外一方面也不失现代的潮流。这些设计将几何图案中的动态线条与剧烈的人物动作结合起来,通过她们在自然图案中缠绕的方式来提高其影响力,颜色一般采用低饱和度的。这些设计将几何图案中的动态线条与带有浓烈感情的人物结合起来,线性设计和人物之间建立了一种和谐的关系,自然植物和女性形象结合得恰到好处。在穆夏所营造的画面之中,我们看到的是“能量”而非“情欲”,这种能量是完全从画面中自然而然散发出来。在他的笔下,这些女性形象大部分看起来都是强壮的,充满着健康和自然的活力,传达着毫无恶意的天生的自信和直率。

  尽管在他去世以后,他曾经一度被认为是不再流行,但是事实证明,穆夏的作品在不同的时代仍散发着迷人的魅力。这在历史中得到印证:20世纪60年代以后,人们重新唤起对“新艺术运动”的兴趣,许多插画家艺术家都从穆夏的作品中获取灵感。1970年,Metromedia旗下的Gypsy乐队发行他们的首张专辑“Gypsy”,这个专辑的封面正是使用了穆夏的作品《Zodiac》。

  穆夏受日本文化影响,同时又影响了日本艺术家的创作。在明治维新时期,穆夏的招贴画和商业海报都给予了日本艺术家一个成熟的范例,日本杂志《明星》,也曾大量复制穆夏的构图。令人惊讶的是,许多耳熟能详的日本漫画,在画风和线条应用上也参考了穆夏的作品。例如《美少女战士》中月野兔的服装、动作都能找到穆夏的踪影;在CLAMP的作品《魔卡少女樱》中女主角所使用的“库洛牌”也采用了穆夏所创的窄长的边框和画面形式,有着强烈的借鉴意味;日本插画家Takumi尝试运用穆夏风格对一组宫崎骏动画人物进行再创作,画面唯美而不违和。它甚至和中国月份牌招贴画装饰风格也有相似之处。我们能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在上海滩红极一时如谢之光(1899-1976)、郑曼陀(1888-1961)和杭稚英(1900-1947)等人设计的月份牌和招贴画中都看到穆夏风格的影响。